首頁‎ > ‎最新消息‎ > ‎

從「小強之死」談起──記6月24日公教人員退休申請案審查會

張貼者:2010年7月4日 下午8:11高偉凱   [ Ming-Che Lin 已於 2010年8月20日 上午4:37 更新 ]

 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我們知道自己是不是「老了」:當你讀不懂火星文的時候,當你不曉得什麼是orz的時候,或者是當你不知道「小強」是指什麼以及為什麼的時候。本席為了解民情,曾四處探訪,欲知到底「小強」的典故從何而來。目前考察的結果大致是這樣的:

  唐寅(就是唐伯虎,但實際上是周星馳)一廂情願地得到了秋香的「三笑」之後,為了進入她所服務的宅邸,只好抬一具屍體到該宅門口哭,以賣身葬父的名義希望得到錄用。秋香和另一名婢女出來後,本來要收用周星馳,結果又來了一個人,全家六口都死了,一排屍體陳列在路邊,要賣身葬全家。秋香等看這位競爭者比較可憐,就決定改用這名後到者。兩個求職者就開始了「比可憐」的過程:競爭者連狗都死了,又開始哭這隻狗;周星馳沒有寵物可跟對方比,剛好旁邊一隻蟑螂被踩死,就拿起蟑螂屍體來哭相依為命的「小強」──「小強」的典故就是這樣來的。競爭者看到寵物項目沒有優勢,就開始比自身的病痛和殘障;周星馳為了在新項目也追趕上去,就開始自殘;雙方又都開始自殘,希望以嚴重的程度來爭取到唯一的僕役職缺。結果呢?競爭者勝了,但周星馳被收用──競爭者勝,因為他比較可憐,但是這個勝利太過火,他自殘結果把自己打死了:秋香等二人無所選擇,就收了周星馳,並且叫他順便把競爭者及其全家連帶小狗一起埋一埋。

 

  以上的例子,當然是個笑鬧劇。用笑鬧劇來討論一個嚴肅的、甚至是令人痛心的議題,並不適當;但問題是我們幸福快樂的新竹縣政府,卻逼得許多為新竹縣政府服務幾十年的教師、警員等等不得不辛酸地配合新竹縣政府演一齣鬧劇。

 

617日,縣府以府教學字0990091414號函要求申退人員在624日上午前往縣府參加「公教人員退休申請案審查會」,當然,給個公假之外,該函還提到「惟課務自行調整」。結果到了當天早上,由縣府擔任導演,申退人員居然被迫在人事處會議室演出一場周星馳點秋香。

  這還不是所有的申退人員。有許多被認為太健康的、家庭太正常的、太年輕的、電腦太強的人,已經被列為B段,駁回退休申請了。但是在現場的A段人員中,縣府大概還想再刷掉一些人(主持人副縣長兩次提到曾事先問財政處到底可以准幾個人退,但整個會議沒有一個數字出來),於是開這個會來讓大家說說自己的處境。整個會議就變成一場「比可憐」的會議──光一個遺傳性高血壓或視網膜剝離還不夠,你還要從頭到腳都是病才行:從免疫系統到聲帶,從甲狀腺到心律心室,從骨質疏鬆到膝蓋受傷,附帶覺也睡不好。只有父親中風還不行,為什麼其他的兄弟姐妹沒辦法幫忙照顧父親,每個兄弟姐妹的婚姻狀況、負債狀況、本人及配偶的職業狀況等等都要講講出來。最好是父母俱殘、兄弟皆亡、全身是病,附帶不會電腦,才可以獲准退休。

  病歷是機密,在這裡變成公開演出的劇本。

  因為病愈重,愈有可能獲准退休,所以全身上下只要有病的地方,要儘可能鉅細靡遺。從頭到腳,祖宗八代整個報告下來,才幾個人就佔去了許多時間,以致於主持人副縣長不得不請大家「講重點就好」。請問,我的身體這麼多病,那個病不算重點?

  聽到這裡,本席實在不忍心再讓大家再講下去,只好搶先發言;副縣長起先仍然要求本席讓申退人員先講,但我們的目的就是不希望這種荒謬劇繼續下去,等於在凌虐這些勞苦功高的前輩們,所以本席仍然堅持要先講話:只要符合資格,縣府就應該全部承諾屆期生效;至於縣府財政困難,那應該是用拜託的方式,而且:

1.      拜託就是私底下一個一個去講,而不是全部叫來公開大聲講。

2.      拜託就是決定權完全在申退人員,縣府要自己憑自己的誠意,來讓申退人員願意撤回退休申請。

3.      如果拜託了半天,申退人員堅持要退,即使好手好腳,父母俱存兄弟無故,還是要給人家退。縣府沒有准駁權。

針對本席的回答,副縣長和人事處長先後做了回應。人事處長表示,公務人員退休辦法規定「應予照准」,但教師退休辦法只說「得申請退休」,即申請了縣府還有權准或不准。人事處長這種話,也許在中文上勉強拗得過去,但法律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邏輯上也不是:如果「得申請」還可以駁,那麼法律這樣規定有何意義?直接開放大家申請不就好了?可惜本席出身勞工運動界,只能用勞動基準法來比喻:勞基法規定工人在同一事業單位滿二十五年、或滿十五年滿五十五歲、或滿十年滿六十歲,得申請退休,這個意思是勞工只要符合該規定要件而行使自請退休權利時,即可以生效,不需要得到相對人(雇主)的同意。文縐縐地來說,作為形成權之一種的契約終止權,在符合要件時,權利人一行使就發生效力,不必相對人的同意。處長咬文嚼字地做了這樣的回答,也算是苦心孤詣,因為縣政府實在沒錢。

縣府沒錢,是我們大家的共業;過去這麼多年,我們的縣府、我們的議會、我們的縣民,就在資訊充份或不充份的情況下,讓縣府財政淪落至此。對於願意共體時艱的人,縣府真的要謝謝大家願意再多做幾年;但是,如果有人堅持要退,那是法定權益,誰也沒權准駁,最多看看年齡和年資有沒有算錯而已。

(另外一個共業,是當前軍公教人員的退休待遇,比起一般勞工,實在好太多了,這當然是社會上一種嚴重的不公平;也因此,軍公教人員要爭取權益的時候,往往很難得到工農民大眾的支持。勞動黨拿下了這一席議員,老師們出了力;但絕大部份還是工人出的力。我們要幫軍公教說話,勞工朋友們是有意見的。對於這一點,我們也儘量和工人們溝通:1.軍公教的待遇,是歷史制度的問題,但是對於個別軍公教人員的法定權益,該維護的還是要維護;2.制度問題,要改,也改了一部份,例如18%的問題,其實從民國84年開始,已經漸漸地愈來愈少了;3.軍公教和工農的差異,是小差異,我們和大財團的差異,才是大差異,處理大差異最重要,小差異彼此要先團結,否則公教和工農互嗆,財團政客偷笑,不值得。)

至於副縣長的回應,其實有點狀況外。我們的副縣長其實是一位相對於許多政客來說,還算優秀而有素質的政治人物;但是不太了解公教人員的退休金對於縣府的負擔、有84年之前和84年之後的差別,也就算了;對於本席質疑縣府沒有審核權,居然回答「今天不是審查會,而是說明會」。本席立刻指出,縣府的公文(就是617日府教學字0990091414號那個函)明明就說「召開公教人員退休申請案審查會」;副縣長再回應,「如果縣府的函,讓大家造成誤解,在此致歉」。副縣長的意思,就是縣府的函是要開說明會,如果讓大家誤以為是審查會,那麼縣府感到很抱歉。這個回答才真的是狀況外,難道副縣長不能先趕快叫旁邊的人拿一份公文來看看,再做回應嗎?縣府的公文,依我們一般人的中文程度來說,如果有人要讀成「是說明會,不是審查會」,那才叫作誤解。

當然,副縣長也回應,其實大家要不要說自己的病、說自己家庭的情況、要不要坦白自己是電腦文盲,完全看大家自願,可說可不說,也可以私下說。但是縣府今天擺出要審查的態勢,擺明了不就是要叫大家當周星馳嗎?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病得愈重、家庭愈不幸福,才愈有可能獲准退休嗎?除此之外,整個會議開下來,事實上副縣長掛在嘴邊最多的就是審查、審查、審查!

副縣長和財政處長,除了報告縣府負債的處境以外,也提到要查假病歷、要公立醫院病歷的問題。這當然造成我們申退人員很大的困擾。健保要我們轉診,小間轉中間,中間轉大間,(有的人等轉這麼久,只好轉去太平間),如果不轉診,直接去大醫院,我們就準備要多付錢。何況對新竹縣民來說,急重症要去外縣市,當然林口的長庚比台北的台大榮總近,結果現在長庚不算!?縣府這種對病歷的要求,反應了縣府沒有反省兩個重要問題:

1.                或許真有老師去弄假病歷,或是也不算假,只是病實在不重,但硬要去看個病、浪費醫療資源。是誰逼得老師們、警察們、技工們要放下幾十年的尊嚴去做這些事?難道罪魁禍首不是不守法的縣府嗎?

2.                對於真的重病的人,我已經很不舒服了,你還要質疑我的病歷造假,或要我再去公立醫院奔波,情何以堪?

(某國中一位主任,提到教書幾十年,這個時候最沒尊嚴:為什麼明明是法定權益,還要逼著我們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們去弄假病歷或找議員關說?作為縣教師會的前總幹事、現任會務顧問,我們要在此宣佈:勞動黨這一席絕對不會幫任何一位老師的退休問題關說,但是我們要一下子就為所有申退人員公開地大說特說!)

 

今年議會第一次定期會,本席抽到520日進行縣政總質詢,針對科展等競賽、各項展覽等等自由參加的問題,以及校務會議的問題,都以去年縣教師會代表大會時,當時縣長候選人邱鏡淳立委的簽字承諾來要求教育處照辦。這一份98613的簽字承諾,第三點就是「合理保障幼稚園、中小學教師的退休權益;符合資格自請退休的老師如提出申請,應予照准」。雖然邱立委本身當時和鄭縣長同屬執政黨,雖然執政黨在選前也做了指控執政黨籍縣長掏空縣府的文宣,但是我們假設邱立委當時並不清楚財政困難,才簽了這樣的字──就像老人年金要排除和排富一樣,他選前不講,選後才知道沒錢了,才在立委補選投票前夕宣佈。假設是因為無知才簽了字承諾,當選了才發現沒錢而要跳票,那也是你要來拜託,而不是把我們叫去被你審查。如果真有老師具名舉報,符合資格申退的老師被駁回,本席就要請教師會以及受害教師們,一起拿著邱大縣長的簽字支票去要求兌現!

 

 

附記:

  老師們可能五十歲壯年就可以退休領年金,看在許多勞工眼裡,真是很羨慕(如果看到職業軍人,那就更羨慕)。不過我們也要了解,老師主要是面對「人」的工作,而不是面對「事」的工作;尤其現在一班29個小朋友,帶起來比以前一班50人還要累。事的方面,教學、行政等方面要求的花樣很多,寫板書、打電腦、做大小型道具、禮樂射御書數,樣樣要精通。可是人的方面,現在不能打,一切要「愛的教育」,所謂「愛」,就是比以前要更多的耐心、細心、同理心、貼心和個人情緒的管控力;所以老師比以前更累了。

  孟子說,君子有三件最快樂的事:

1.      父母俱存,兄弟無故(原來的意思是指沒有吵架)

2.      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3.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這三件樂事,現在已經變成「申退駁回三階段」:1.家庭很正常,2.沒有搞假病歷、找人關說:3.所以暑假過後就繼續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