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新消息‎ > ‎

官方說要降低工時,有用嗎?--降低工時要靠工人籌組一個強大的工會

張貼者:2011年4月24日 下午5:54高偉凱   [ Ming-Che Lin 已於 2011年4月26日 上午4:04 更新 ]

從勞委會到台北市政府最近對於勞基法84-1都有了小程度的檢討或新措施,也就是針對工作時間過長的問題。但是,這些措施是沒有用的。

 

一、勞方因經濟壓力不得不「喜歡加班」(因低薪或「被迫同意減薪」)

 

首先,關於國定假日(嚴格來說是國定假日、民俗節日和勞動節)要放假支付加班費、並且不可以把十九天假日都變成加班。或者是對「正常工時」設定一個低一點的標準、說超過這個標準就要算加班費。但是在薪資偏低的情況下,台灣勞工迫於經濟壓力不得不「喜歡加班」,本來就普遍存在;更何況像是保全業,本來薪資已經偏低。如果不向上調整薪資,超時工作的情況就不可能改善。


更何況,即使官方規定降低了工時,資方還可能會以「競爭力」或「成本負擔」的理由,進一步降低原本己經不高的工資。2001年勞基法從每週48小時降為兩週84小時那時候,就有這種情況。


勞基法雖然規定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也就是資方不得片面減薪,但是在害怕丟掉工作的情況下,雇主要求勞方「自願同意減薪」以達到「議定」的假象,勞方也不敢不配合。最後想要達到原有的或是生活所需的所得水平,還是要加班。

 

二、官方的政策解釋形同變相鼓勵加班

 

其次,官方對工時或加班費的認定,有兩大盲點。第一點是假日加班,勞基法規定工資要「加倍發給」,但官方將這裡的加倍,把原來的假日工資包含進來。例如以月薪制月薪30000元來說,每日工資是1000元,就算今天十月十日我在家慶祝國慶,也有這1000元的工資,但是如果加班,卻只能多拿到1000元,即總共2000元。這使得對資方的人力成本來說,反而平日正常工時比較貴,假日叫工人來加班還比較便宜。官方的說法,變成在鼓勵資方要求加班;正確的解釋,應把「加倍」變成額外加給2000元,把加班費變成懲罰性的措施,讓雇主寧願增加僱用而不是加班。現在的解釋,官方變成超時工作的幫凶。


另一個盲點是官方解釋休息時間不計入工作時間,在實務上造成很多困擾,例如實際上工人可能因休息時間的長度或地點或半待命狀態、或額外任務(例如客運司機在這班車和下班車之間的空檔清潔車子,而這本來就規定是司機的工作,但司機不可能在開車時進行),而無法真正休息。或是在生產線持續作動時,兩批工人輪流休息,第一批休息時第二批的工作量其實加倍。像這些問題,官方說法無法面對實務,只好說勞資自行協商,結果又變成雇主說了算,員工不得不同意。

 

三、勞基法84條之一架空勞動「基準」

 

第三,官方仍然死抱著勞基法84-1不放。這條惡法的宗旨,就是認為某些行業或職種的勞工,可以不要慶祝國慶或台灣光復、不用賞月、不用每七天休息一天、每天或每月工時或加班時數可以增加到自然界的絕對界限(例如:每月720小時)。這使得勞動基準法完全失去了勞動「基準」的意義。──基準就是基準以上(對勞方比較好)可以有彈性,基準以下不行。難道保全業的人不需要有家庭生活和社交嗎?難道資訊業的人不必紀念屈原嗎?難道這些行業的人身體特別耐操嗎?──勞動基準就是健康、家庭、社會的一個絕對界限,高於所有行業或職種的不同性質。


再說,84-1第一款所謂責任制人員,等於是循環規定,規定經營管理的責任制人員可以採用責任制;真正該規定的,其實是限制責任制──就像勞基法容許把真正的「委任經理人」排除在勞基法適用之外,就己經很夠了。第二款的監視性間歇性人員,官方大概認為除了運鈔車的系統保全以外,我們的保全都是坐著不動、盯著監視器螢幕。官方的看法,和社會現實相差太遠。


官方對這些問題的一貫回答,通常就是勞資自行協商──你們自己協商是不是工人不用每天和小孩一起吃飯聊天、不用掃墓、不用每個週日和家人出去玩、以及用辛苦的勞動來紀念勞動節。但是大多數情況下,勞方除非集體地聯合起來,否則不可能和資方平等地協商;而台灣的工會組織又這麼少,所以勞資協商通常就是資方說了算。愛國不愛國,賞月不賞月,就這樣被排除在

 

四、在勞動現場幾種違法與「表面合法」的情況

 

新竹縣政府勞工局對84-1中保全業核備的標準,是每月正常工時以240小時為上限;也有廠商抱怨,為什麼別的縣市可以到312小時。但綜合前面所談的情況,每天12小時每月排班20天薪20400元,再加6天班(以前面所述官方說的加給一倍)多領6120元加班費;和每月正常工時26天即312小時、月領26520元是一樣的意思。誰可以拒絕加班、月領20400養一個家庭?──現在很多保全員己經不是什麼退休阿伯加減做、而是主要負擔家計者。


台北市勞工局把最高工時設在260小時,還有一點合理。但勞基法本來為了健康的理由,己經將最高工時就是設定在228小時左右(兩週正常工時84以及延長工時上限46),可是多少工人在訂單或經濟壓力下,經常工時就遠超過這個數字(在正常支付加班費的情況下,坊間有時以免稅不免稅的加班費項目來區分未到或超過46小時的加班費)。現在碰到哨點可能變換的保全員,最高工時上限的規定會有多大效果,也不令人樂觀。


科技業的製造業,也是個大黑洞。雖然官方未核定公告這個行業適用84-1,但顯性或隱性的責任制普遍存在。顯性是直接告訴你「我們公司是責任制」;隱性則是在一定的主管壓力下,員工加班不打卡、打卡也不敢填加班單(好像員工是留在公司聊天?)。已經過了正常下班時間,上司還交付新任務下來並要求「今天下班之前完成」,為了保住工作,敢拒絕的有幾個人?

 

五、以工會來督促政府、監督資方並進行勞資協商

 

常見的情況是:一樣事情,如果屬於違法,存在的情況就會少一點;但是如果在一定條件下劃定其合法,那麼不但合法範圍內會大量出現,連合法範圍以外的也會增加。派遣是否合法化,以及84-1架空「基準」工時規定,都會有這個問題。


在什麼都勞資協商的情況下,勞方沒有組織,根本沒有實力協商,即使資方違法也不敢檢舉;勞方沒有展現集體的力量,也不足以要求政府徹底廢除84-1以及現在過勞疾病、傷亡的認定預防治療等種種問題,並要求政府修改「鼓勵加班」的政策以便把需要加班的工作量轉變為增加僱用。這也就是當前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http://ee.twn.cc)以及各地保全業工會要成立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