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通訊 12

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 通訊 12

2006.01.20出刊 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出版 電話:03-5556505 傳真:03-5556516
網址:http://lsc.net.tw/~labor_apol-mp/ 電子郵箱:labor@apol-mp.com.tw

424:55投票通過,罷了兩天──

碧悠罷工結束,公司秋後算帳

        新豐鄉碧悠工會為團體協約修訂、員工年資保障、反對惡劣主管,五百多名會員於去年十月卅一日以424 : 55通過罷工投票,並於十一月三日起進行無限期罷工;但是第二天在縣政府斡旋並起草內容的協助下,勞資雙方達成協議,於四日傍晚結束了罷工。公司同意將員 工退休準備金的提撥率由每月薪資總額的5%調升為10%,不適任主管調至非主管職,對於調動與排休問題也達成共識。但許多積極會員對於這個協議十分不滿, 認為提撥率調升至10%於事無補,惡劣主管與部份退休回聘、調薪高升者又續留廠內,這使得工會理監事與工會積極會員之間產生嚴重的不信任感;事實上,理監 事內部對於整個罷工的進行,步調也很不一致。

  公司隨即於十一月下旬資遣包括一名工會常務理事在內的六名員工,沒有事先與工會協商;並於十二月初開除積極參加罷工的一名工會監事與六名會員代表。公 司開除七人的理由是他們在罷工期間進入廠內鼓動未參加罷工的會員出來執行工會決議。在縣政府召開的調解會上,官方與勞方的調解委員咸認資方開除的事由人員 不對、時間不對、理由不當,但公司仍拒絕恢復該七名員工的工作權,調解破裂。七名被開除會員在離廠後仍每日到公司正對面進行抗爭。同時,公司也宣佈停止代 扣工會會費、收回工會辦公室。罷工剛結束時,勞資雙方原本對團體協約的修訂草案達成初步共識,但公司又稱尚有許多疑慮,在再一次的調解會上仍拒絕簽約。

  雖然勞委會與立法委員都介入了協商,會員與友會也曾到勞委會陳情,但是七名會員與公司的爭議仍未解決。在工會內部沒有共識重新戰鬥的情況下,七人只能 進入司法途徑。據了解,公司甚至發函就業服務站表示,該七名員工是被依勞基法第十二條開除,不符合請領失業給付的資格,而新竹縣政府所簽具該七名調解不成 立的說明也不符合就服站的認定標準,這使得七人的家計更加雪上加霜。

打破要賠,否則開除?

台灣富美家工作規則爭議,調解不成立

        新豐鄉台灣富美家工廠於去年八月發生維修人員鎖錯螺絲,生產人員未即時發現,造成鋼板與產品受損的事件;公司一度要求其中三名員工(含一名工會常務理事、 一名理事)各賠償兩百萬或離職,最後兩名員工同意各自賠償六十萬,常務理事則遭到公司開除。富美家工會認為,公司的處分已經遠遠超過報府核備的工作規則, 提出勞資爭議調解,但縣府則拒絕以工會為爭議當事人,而以被開除的常務理事與公司間的爭議召開調解會;縣政府接受了本中心調解委員的建議,首次引用勞資爭 議處理法第十四條調解委員「調查有關事實」的權責,惜因連絡上出現問題,在進廠調查時「碰到軟釘子」──公司職員以人事主管請病假、廠長在和美國總公司開 視訊會議(當時美東時間為凌晨三點!)、無權帶人進入廠內訪視出事機台等理由,使調解委員無功而返。陪同縣府與勞方調解委員入廠的工會常務監事,事後並遭 公司放話指責「帶閒雜人等進入公司」。

  幾位在理監事會議上贊成申請勞資爭議調解的理監事,隨後被砍減了績效獎金。被開除的常務理事為了避免理監事遭到進一步的打壓,請求工會放棄一切爭議行為;這個案子就以調解不成立、調查無疾而終作結。

  本中心認為,現行的勞動法規與各公司報主管機關核備的工作規則,基本上保障勞工「非故意的過失」,勞基法第十二條的開除條款是在「故意」的情況下才適 用,且富美家公司的工作規則,對非故意的過失也只有小過以下的處分。不但這個事件實際上造成的損失金額不明確、只有資方片面說法,而且各廠也多有員工疏失 造成損失、公司並未求償的前例;員工的疏失本來就是生產成本的一環,假如疏失造成的損失要員工賠償,那麼高層經營者的決策錯誤、投資失敗等等,豈不是動輒 要賠給公司幾千萬甚至好幾億?在本中心的建議下,新竹縣產業總工會也請各會員工會提供相關的案例,以要求富美家公司勿開此惡例。就員工責任來說,之前律定 更改螺絲位置、現場生產人員(維修人員不負責開動機器顧線)等等,都有責任,況且出錯的螺絲僅多出應有常度2mm, 在該機台下方內部的幽暗處;實際上鎖上螺絲的常務理事並非負責該工作,只是因人已蹲在下面,才由原來的負責人去備品處拿螺絲來鎖。即使如此,代表資方出席 的律師仍稱該常務理事的疏失是「幾近故意」(講個「幾近」以避免實際上構成毀謗罪嫌,律師之高明在此!難道罵人「幾近王八蛋」就不算毀謗嗎?)。

  由於富美家工會的全體會員,並沒有集體抗爭的經驗和意識,使得理監事無法據理力爭;但是此例一開,不免讓全台灣勞工人心惶惶,深怕那天不小心犯了錯, 或被人挖洞往下跳,會搞到做到退休的薪水連退休金或賠不起。只怕一百多年前英國工廠以各種罰則來藉機給員工東扣西扣的措施,要從新竹縣開始重現。

「正職轉外包」適用勞基法十一條嗎?

工研院逼退爭議進入勞資政協商

  工會成立快要一年、逼退爭議也持續一年的工研院,在去年底從立法委員林惠官(全國總工會理事長)召開公聽會開始,經濟部、勞委會都介入了協商,希望找 到勞資雙方都能接受的處理方法。整個案子在合法性上的核心問題是,「正職轉外包」可不可以視為勞基法第十一條的「業務性質變更」。

  對於爭議的勞方當事人,院方先在去年二月以片面減薪來希望迫使勞方接受提前(優惠)退休,隨後在縣政府發函表示片面減薪違法之後,又返還了被扣薪資, 但仍持續逼退,表示「不接受就給你資遣」、結果勞方會更吃虧。勞方認為,資方握在手中的解僱籌碼其實並不合法,院方則以該業務將改為外包、視為業務性質變 更,認為符合勞基法。

  事實上,院方將「變更」的業務,不但車輛不變、開車路線不變、被載的人物不變,甚至連變更後開車的人也沒有改變,唯一變更的,是勞僱關係。原來的駕駛 是院方僱用的員工,變更後的駕駛變成優退後由院方輔導成立的新公司的司機。在台灣整個法律環境對勞方不利的情況下,一旦這樣的變更被視為符合勞基法第十一 條,明天所有的公司都可以解僱全體員工了,公司只要擁有土地、廠房、機器,所有員工被解僱去成立「專業電子人力公司」、「專業拉絲人力公司」、「專業堆高 機人力公司」、「專業濺鍍機維修公司」(和成型機維修、膠合機維修分別成立,所以每間公司可能只有幾個人),就是現代版的「黑手變頭家」──勞健保雇主負 擔?職災安衛責任?雇主給薪的特休產假國定例假日?沒有、沒有、沒有!

  在「假承包,真僱佣」(以表面上的承攬逃避實際上勞僱關係的雇主責任)的問題上,法院曾經有看法,勞委會也曾引用來做解釋令,就是在幾個標準的認定 下,某些形式上雖然是承攬的關係實際上要認定為僱用,例如「做工的人是自己準備機具、工具,還是用發包人的機具工具」,我們家裡找人裝冷氣,師傅為自己帶 電鑽來,可是同心這間專業駕駛的公司卻不是開自己的車去載工研院的人,而是開工研院的車,而且通常很可能就是該名「包商」離職前開的同一台車,連四顆輪胎 都還沒換過。這樣的爭論,恐怕也要變成工運界很快要面對的問題。

日光燈 亮不亮?

台光工會年終獎金爭議

  竹東鎮台灣日光燈公司最近幾年財務狀況欠佳,團體協約「保障年終獎金兩個月」已經連續縮水積欠三年,工會在去年底與公司協商不成後,向縣府提出勞資爭 議調解;雖然後來調解不成立,勞資仍繼續協商中。幾個月以來,工會雖然沒有發動,但部份會員自發地採取了「柔性抗爭」的行動──單一部門拒絕加班,給了公 司很大的壓力。

  本中心協助工會研究了公司公開的財務資料,發現公司近年來負債比例逐漸上升、淨資產則漸漸縮水──雖然縮水的幅度不如碧悠那麼驚人,而十幾年來公司在 房地產的投資則是千瘡百孔,許多地段斥鉅資買地、補償,也支付了許多工程款,卻多年來連一間廁所都還沒蓋起來;存貨比例高以外,待售房地與待建房地也佔了 存貨相當大的比例,還有許多與關係人的交易往來,其內容令人讀了滿腦問號。廠內員工的感受則是「市場派」進來了就不太好,副總、特助又比人家多很多,人事 結構變「倒金字塔」型。員工工作量大、加班多,公司卻動口閉口就是沒錢,凍奇怪。

  在公司這種不樂觀的趨勢下,除了年終獎金以外,員工的資遣費、退休金保障何在,也是許多員工心中的大石頭。本中心與新竹縣產業總工會協助了工會舉辦會員代表與小組長的勞教,希望凝聚共識,讓目前單一部門的柔性抗爭也能得到其他部門的支援。

  與碧悠工會相同的是,台光工會也是成立達卅年、沒有會員集體抗爭經驗的工會。碧悠罷工的教訓使我們了解到,體質欠佳的工會,很難希望在幾個月這麼短的 時間就可以鍛練得起來;假如工會會員沒有堅定的戰鬥意識,工會幹部在立場與抗壓性方面沒有充份的準備,光靠外面人的「大力」協助,只會使得整個抗爭更為脆 弱易碎。為了公司的永續發展與員工權益的確切保障,台光工會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花王交通車爭議 續開一個月

  湖口鄉新竹工業區的花王公司鑑於搭乘交通車的人數少,為了節省營運成本,片面宣佈將在去年底停開,工會申請縣府調解,勞資雙方協議開到今年一月底,多 一個月的時間來協商,可能朝限期部份補助、員工自行租車等方式來解決。勞方曾經建議與工業區其他有需求的廠商合開,公司顧慮到萬一出事時責任歸屬麻煩而拒 絕,也不同意勞方「員工和廠長等日籍高級人員同車」的建議;工會對於公司砍員工的車卻不砍高級人員的車十分不滿,但公司代表則以「市場行情」回應。

  調解會上,縣府與公司傾向於認定目前搭車的員工為爭議當事人,但工會則主張該交通車一向開放全體員工搭乘、也確實有人偶爾搭乘一次,所以屬於公司對全 體員工違反勞動契約的爭議。由於爭議當事人是誰,涉及到是否能依工會法第廿六條進行罷工程序的規定,所以經常出現勞資政三方主題還沒談,先就當事人是誰的 問題唇槍舌劍一番的狀況。

竹科某運輸公司勞退爭議落幕

  竹科某運輸公司為因應勞退新制,意圖變更薪資結構、要求停發誤餐費、把加班費改為根本修不完的補休,經109 位勞工聯名向科學園區管理局申訴,公司暫時停止變更,但開除了申訴連絡人;勞資雙方經科管局於十月初調解,達成共識回公司上班,但公司不到一個月又再度解 僱該員,該員再次申請科管局調解,調解不成立,經勞委會主動介入協商,勞資雙方同意以優惠資遣解決。由於該公司許多員工對於籌組工會仍持觀望態度,未來員 工權益是否有確切保障,實在令人擔憂。

勞工代言人與反塞車連線

本中心參與三合一選舉

  去年十二月三日的縣長、縣議員與鄉鎮長選舉,本黨雖未推出候選人,但是本中心也積極參加了小部分的選戰。在湖口鄉的縣議員選戰中,完全沒有買票,只靠 工人、農民的訴求來掃街發文宣,雖然落選,但得票數遠超過預期,只落後當選者數百票。另外,本中心聯合了新竹工業區週邊鄉鎮的縣議員候選人,製作了針對塞 車問題的共同文宣發表,雖然湖口鄉羅美搖、新豐鄉吳寀璇、新埔鎮張幸源不幸落選,但竹北市初次參選的交大博士候選人徐欣 瑩則高票當選。

  當前許多勞工問題,很多涉及中央政府法規與政策的方面,地方政府能夠施力的地方極為有限,因此在這次地方性選舉的文宣中,本中心提出工業區塞車問題,希望爾後縣府與議會能結合學者專家與勞工代表的力量,積極解決。

本刊版權工有,歡迎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