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勞服中心通訊‎ > ‎

勞服中心通訊55期

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 通訊 55

 

2014.12.26出刊 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出版 電話:03-6570655 傳真:03-6570292

網址:http://www.WorkersTheBig.net 電子郵箱:laborpartytw2@gmail.com

九合一選舉,本黨提名兩席全部當選

高偉凱連任新竹縣議員 陳新源當選新埔鎮鎮民代表

高偉凱──用比上次選舉更少的經費、人力和時間尋求連任

2009年的選舉,高偉凱以4736的第六高票當選,這次以5827票第四高票連任。以竹北選區的人口成長率和人口結構變化來說,這樣的成績算是持平。但是考慮到籌備選務工作及實際競選活動的時間比五年前的選舉少了一半,前後動員的人力(包括中央黨部及各區黨部支援的人力)也少了一半,經費大約也是上次的三分之二,這次的結果也算有進步。除了上次當選的主客觀條件外,這次又加上:1.五年任期的成績;2.議會開會影像公佈後非預期中的網路宣傳效果;3.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花錢和花力氣的重點有所調整。以平均每票花費兩百多塊來說,算是「C/P值很高」的成果。

  五年來的成績,加上這次選舉的宣傳,高偉凱作為「勞工代言人」的形象大致是建立了。任何人要提到「新竹縣議會裡有一個勞工的代表」,高以外大概不會有第二個答案。我們在勞工直接的議題以外,也涉入其他的縣政問題,包括環保、交通、財政、教育等等,這方面的成績也不弱,是另一個得票的因素。顯然,其他縣政問題上的努力,以及候選人的學歷、年齡等等,還是拿票的重要條件;如果光靠「勞工支持勞工代言人」,可能也有當選的機會,但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成績。這顯示兩個方面:第一,我們五年來證明了本黨,或說勞工的候選人,在縣政各方面的問政品質令人信任。

  第二,要廣大的勞工緊密團結,希望有一天只憑「勞工支持勞工」就可以獲得大量選票或席次,我們還要走很遠的路──但這是必須要走的一條路:到那一天,所有白領藍領的勞工,投票不是看候選人個人的條件或形象,而是看工人的政黨或勞工團體;工人重要的政治主張在黨和組織裡面形成,推出候選人只是形式。勞工的意見,在黨和工會裡面反應、討論;對不好的代表,在黨和工會裡面撤換;要選舉,不用花一塊錢做宣傳,只要黨和工會的決議傳達到黨員和會員身上,票就投出來了。

  這條路還要走很遠的原因,同時也是五年來我們沒有做到的,就是加入工會的工人太少;工會團結的程度也不夠。對勞工來說,投票給某個代言人,或是參加媽祖遶境(而不是參加五一或秋鬥在台北街頭遶境),沒有什麼風險或是成本很小;但參加工會、配合工會集體行動的風險就很大很大。在少數有工會的勞工之中,也有「投給你當幹部,要衝你去衝」的想法,和投給某個代言人是一樣意思;但是這種想法忽略了,不管是職場上還是政治上的代言人,都不能發揮關鍵的作用,重點還是勞工自己能不能集體行動。資方的力量在於「我出三億、三十億,我有所有權和經營權,以及所有用錢買得到的東西」;工會理事長的力量在於「我喊暫停工作,三千人、三萬人就會停止工作」──如果沒有這個力量,我們憑什麼認為理事長光靠他的法律知識、口才和拍桌子的力道就可以和資方的十個律師對抗?

陳新源──在被認為買票最嚴重的深山林內披荊斬棘

2009年初,我們黨內有一種意見,認為「在本地人的地方,不管做再多的事,就是選不過買票;所以要選就要在外地人多的地方選」──當時力主這個意見的,就是本中心的主任委員陳新源;並且這個意見也導致我們派了一個台北人,在外地人比例極高的竹北參選,結果是本黨與工運團體以勞工作為訴求的第一次當選。2012年年底,陳新源挑戰自己的意見,本地人在自己的家鄉(甚至不是什麼「返鄉」青年──除了服兵役以外陳新源半世紀不曾離開箭竹窩)參選,果然被自己當年的意見擊敗。當時兩席代表中要補選一席,陳新源只拿到第三高票、約當選人票數的一半。

  上次補選,是原代表在任期內逝世的結果,我們準備的時間很晚──雖然其他有幾位參選人還沒等到原代表斷氣就開始活動了。我們對台灣政治生態的印象是:愈鄉下的地方,買票就愈嚴重;而陳新源所在的選區正是全新埔鎮最鄉下的區域──想像一下,當地連自來水普及率都不到10%,這一方面反映了沒有現代化的程度,一方面反映該地區「山比樹多,樹比人多」:車隊遊行走十分鐘也看不到一個人。「鄉下」的另一個特點是人際關係很緊密,所以買票的機會高、成功率高、風險低;以鄉下的民情來說,去檢舉別人買票的,可能反而討人厭。

  這一次,我們選舉的模式就是:凡是用錢辦得到的,我們就用腳去辦。陳的個人條件,不論是地方上的風評、交大碩士班的學歷、長期以來為霄裡溪等污染問題的努力,都和上次補選時一樣;但是這次我們花更長的時間,藉婚喪喜慶時多和鄉親打交道,用三個月的時間在深山裡騎著小摩托車一山九戶地拜訪。他去拜訪一兩次,你也去拜訪一兩次,他還加上幾千塊,你當然打不過他;但是他去一兩次,你去四五次,(加上四到五波文宣)多的幾次就有機會抵過他的幾千塊。這一次,陳新源以落後第一名不到80票、領先第三名近300票的1249第二高票成績當選,如果不了解其中「一步一腳印」的艱苦,只能說這是個奇蹟。

  陳新源的選舉,花的經費和人力更少;不過這也是因為鄉下地方,能花錢或投注人力的地方有限──在一個習慣「一張A6文宣從頭選到尾」的選區,陳新源針對環保、地方農特產等等出了四波的文宣,在鄉下已經是前所未有的了。要投入人力,說挨家挨戶拜訪,其實鄉下地方最重要的還是候選人本人,你旁邊跟了三個或十三個人,其實用處不大。這樣的選舉,除了「四個小朋友」以外,其實候選人本人的條件及人際關係還是占大部份,工會和勞工團體能使力的地方,可能還遠不如宗親和派系。

黨籍里長嚴盛任,在關西鎮石光里順利連任

  本黨在村里長的選舉並未進行提名作業;四年前自行參選當選的黨籍里長嚴盛任,是之前富民運輸工會的幹部。這兩次選舉,嚴的得票從731票、得票率58.62%成長到920票、得票率62.25%。坊間傳言的買票金額已是當地前所未有之高,而嚴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也是靠四年服務的累積。在石光這樣的地方,又是里長,難免勞工訴求、勞工服務所佔的份量很少;這樣的成果,至少也有機會讓民眾相信,本黨是一個值得民眾信任的政黨。

本刊版權工有,歡迎翻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