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工合唱團‎ > ‎

新竹縣產業總工會女工合唱團簡介

/高偉凱(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總幹事、女工合唱團伴奏)

  講到工運裡面的女性參與,我們可以先看看既有的情況是什麼:在許多縣(市)總工會裡都有婦女工作隊,國民黨也有婦工會,這恐怕是1924年國民黨「以俄為師」留下的傳統,也是國共兩黨的雷同之處:組織性地發動婦女投入勞工運動與政治運動。然而幾十年來,縣(市)總工會的婦工隊往往早就失去了發動婦女投入工運的精神,更沒有注重女工權益、促進男女平等這樣的宗旨作為其工作內容。於是婦工隊到了今天的角色就變成花瓶或苦力。辦個模範勞工,請幾個女生穿著漂漂亮亮的旗袍,端著獎牌侍候大官頒獎,等於是擺著好看的花瓶。辦個親子健行摸彩,或釣魚比賽,找幾個女生來負責報到、發水發毛巾、所有物質器材的管理與布置等等,而男的理監事負責在旁邊發號施令、抽煙閒聊,等於把女生當成附屬的、溫順的、細心的苦力。講到女工的特殊保護?不關心;兩性工作平等法的批判或宣導?不了解;反對性別歧視與性騷擾?不堅持;發動佔了會員人數一半的女性會員來投入工會運作與工人運動?想都不想!這種花瓶苦力兼「四不」,就是今天許多婦工隊的寫照。

  為了改變這種生態,新竹縣產業總工會從第二屆開始,也就是2002年兩性工作平等法開始實施的時候,就成立了女工合唱團,並且得到各會員工會及本中心的支持,專款專用。以自主工聯會長、前北市合唱團男高音劉庸為指揮(註:因劉庸在工運界十分忙祿,現改請湖口的張老師指導),本中心總幹事高偉凱為伴奏,本中心委員黃秋香為主要召集人,大魯閣新埔廠工會鄧洪賢為總幹事,十幾位遠化、大魯閣、產總祕書處以及其他女工唱出了許多工運歌曲,包括幾首客語的、甚至針對當前正在發生的抗爭事件新編的歌曲;也在大大小小的運動場合上進行了表演。合唱團CD的義賣,也對竹縣產總的經費有了小小的幫助。幾位關廠抗爭的女工,也沒有因為抗爭結束就脫離工運,而是成為運動長期的積極參與者,甚至加入本黨為黨員。

  從楊逵、李雙澤的〈愚公移山〉開始,讀書會也變成合唱團定期聚會的活動。到今天為止,團員們已經讀了楊逵、賴和、呂赫若、鍾肇政、陳映真、黃春明等人的代表性作品。當然,由於一方面工人們比較不習慣一下讀太長的東西,一方面這些書在全縣各鄉鎮的圖書館借不到幾本、全部都要影印,造成一些較長的作品必須被割捨或只能選讀。但是就讀過的幾個短篇中,團員們也藉此了解台灣經濟發展的一個過程,例如,〈兩個油漆匠〉裡他們離農轉工的遭遇,其實和團員自身很類似;日據時代人民遭受殖民統治、日本財閥、台灣地主甚至男性壓迫的情形,以及人民從乙未戰爭開始的武裝抗日到文協開始的非武裝抗日故事,團員們也學到了很多教科書不教的歷史。〈雲〉裡女工抗爭的方方面面,很多是團員本身抗爭經驗的翻版。

  除了用看故事來學歷史以外,讀書會也是希望女工們學習掌握文字、運用文字,我們這些「看字比揀菜還累,拿筆比拿榔頭還重」的工人,總是遲早要把專屬於知識份子的武器拿到我們自己手上來。閱讀本身對工人就是一個繁重的工作,讀書人看十分鐘的篇幅,女工要看三小時,還要為了煮飯、加班、小孩吵鬧等等而被打斷;為了一個陌生的字或成語,可能還要停頓好久、查字典(現在的讀書人可能小學畢業就只知英漢、英英字典,沒查過國語字典了)。另外,讀書會也從寫讀後心得著手,培養、訓練女工的文字能力;請女工寫出故事的大綱,寫出自己的感想,其實也讓團員們怕得哇哇叫:「想到今天要交心得,就不太敢來唱歌。」這是一個不能強求、需要耐心等待的漫長過程。當然,也有一兩位例外,像卓姐,在文字表現上等於是團員的模範生;其實她當年還曾考上新竹女中,可是家裡的老長輩嫌女孩子念書是白賠的錢,不讓念,她是明顯的父權體制下的犧牲者。

  除了寫心得以外,《蘋果的滋味》裡一場車禍,也刺激了產總祕書處的蘭玉一時興起,寫下了一篇相當不錯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