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青矗的〈低等人〉 /卓美玟

楊青矗的〈低等人〉

/卓美玟(前大魯閣纖維新埔廠產業工會)2007.1.6

  作者把粗樹伯界定為低等人,我個人非常不認同。雖然粗樹伯的工作整日與又髒又臭的垃圾為伍,但至少這是正當的職業,靠著自己的勞力糊口,做得心安理得。因為工作的關係,粗樹伯身上總是帶著惡臭,因此在他搭交通車時,其他人總是摀著鼻子,甚至連鄰近的位子都沒人願意坐;他自尊心受到如此嚴重的打擊,只好每天從凌晨四點多便用走路的方式上、下班,來回要走四個小時的路程,三十年如一日,他的毅力讓人驚歎。

  諷刺的是宏興公司有萬餘名員工,社區內俱樂部、電影院、球場等娛樂設施一應俱全,但卻漠視一位每天在默點辛苦工作的人的權益。對粗樹伯來說,看場電影那是遙不可及的事,因為他每天像老牛一樣拖著垃圾車、收集全社區的垃圾,所得的日薪只有二十幾塊錢而已。而那些只會逢迎拍馬、喝茶聊天的人卻官運亨通。反觀現在的社會,很多人連幾分鐘的路程都不願意走,何況是來回要走四個小時;不是在冷氣房裡的工作不做,薪水太少不做,好逸惡勞,乾脆用偷用搶的,不然就是和父母伸手要錢;父母不給錢,就弒父弒母的都有,販毒、走私、詐騙,政府官員大賺黑心錢,這些人的作為難道有比粗樹伯高尚嗎?他們是社會的垃圾,這些人的心靈真的需要好好地整頓和大掃除一番。

   粗樹伯的故事,讓我很感歎。一年多前,我們的退休夢碎了。為公司付出了大半輩子,長官要我們做什麼,只有點頭,不敢說不。夏天須忍受著高溫三十七、八度的酷熱,每天所流的汗讓衣服和褲子都留下一層白白的鹽霜,忍氣吞聲,就為了能等到退休。但是聽話的結果,也沒有讓我們如願;而老闆只為了自己的私利,完全不顧員工的生計,毅然決然地說關廠就關廠,叫我們這些已邁入中年的老員工情何以堪。當然我們不會像粗樹伯這樣去做傻事,我們還是會好好地走下去的。